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诛天凌九重 第一百七十七章 雌鱼所至,铁石不留!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5:42

诛天凌九重 第一百七十七章 雌鱼所至,铁石不留!

本站收录的所有均由本站会员制作上传,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本站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你的作品会损害你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确认后会立即删除。

本站仅提供存储空间,属于相关法规规定的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络服务提供者,且未直接通过收费方式获取利益,

适用于接到权利人通知后进行删除即可免除的规定。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中文AllrightsReserved版权所有执行时间:0.394447秒

ICP备案号:湘B互联出版资质证:新出证(湘)字11号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文[2010]129号

看着任图影手中那块黑乎乎的东西,断神朱天灭有些惋惜的道:“要是你早出生几百年就好了,这块天外石碎片常年泡在水中,到如今已满是杂质,纯净的部分只怕是少之又少。”

“那也比没有好啊,能捡到就不错了,而且也没有被抢走。”言讫他不由的就想起了前世。前世他听说那片小湖是被一块天外石砸出来的,天外石主要的部分虽然已经被别人弄走,但还是有一些碎片散落在附近,于是就跟着一群想去碰运气的人去试试,结果运气好还真的捡到了。

不过操蛋的是刚没捡到这块天外石多久就被别人给抢劫了,甚至还差点被杀……所以他对那片湖的印象很是深刻。

任图影将黑乎乎的天外石摆放在身前,旋即又拿起雌鱼鳞,摸了摸上面黑色的鱼鳞花纹,骤然就感受到一股让人灵魂颤抖的寒意,忍不住笑道:“雌鱼鳞这种神器在梦无声那种刺客手中虽是少不了血喝,但终究还是明珠蒙尘,并且它真正的作用不是用来杀人,而是……”

话音落下的瞬间,就只听“嗤”的一声,任图影已经将雌鱼鳞插进了身前的天外石中,感觉上就像是一把烧红的尖刀插进一块猪油中,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一丝丝白烟从天外石上冒出,雌鱼鳞就像是饥饿的豺狼一样无情的吞噬着天外石这块肥肉。

只是片刻工夫整块天外石都离奇的软了下去,在地上碎成一块块黑壳。这时任图影也已经抽出了雌鱼鳞,只见其尖端悬浮着一个成年人拳头大小的银色铁球,显然就是被去掉杂质的纯净天外石!

“看来传言不虚,雌鱼所至,铁石不留!”任图影嘴角不禁扬起,满意的将雌鱼鳞这把前世苦苦寻找未果的匕首插在地上,捡起了掉在一旁的天外石。

断神朱天灭虽然经常听任图影说起雌鱼鳞,但现在真的见到这把匕首的恐怖能力也是不胜唏嘘。天外石的坚硬程度它可是深知其底,并且就算是自己要切开天外石也需要费一点力,而且也达不到雌鱼鳞这种直接将杂质去掉提炼精纯的程度。

剑货忍不住问道:“影哥,我只知道雌鱼鳞是出自无量天尊之手,但它究竟是什么来头?竟恐怖如斯。”

任图影微微笑道:“据《炼经》上所记载,雌鱼鳞的炼制材料是取自离原天君的偷天换日剑。而且,雌鱼鳞没有融合星级阵,所以算不上是灵器,只是无量天尊当初在上面融合了一个焚星烧天阵。”他满脸欣然:“在雌鱼鳞接触到灵力时焚星烧天阵就会启动,想必除了你这个更变态的之外,世上少有金属雌鱼鳞不能融化。”

“因此就有了‘雌鱼所至,铁石不留’这句话。”

他又说道:“雌鱼鳞乃是无量天尊的炼器工具,世上一共有三把,现在我找到了一把,可能剩下的两把在那几个极王老鬼手中,或者已经消失不见。”

“原来如此。”断神朱天灭感慨道:“焚星烧天阵结合和偷天换日剑一样的材料,当真是一种强大恐怖的组合。”

任图影笑道:“总之有了雌鱼鳞,今后我炼器就是顺风顺水了。”

“不过影哥,这块天外石提炼出来后才这么丁点儿,有啥用?做飞针都做不了几根。”

任图影想了想,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便借助断神朱天灭的神识忙活了起来。

“影哥你又浪费我的神识,到底意欲何为?”

“秘密!”

……

此时此刻,鱼坟的入口通道中。

“老大,你看这些壁画都已经看一个时辰了,到底看的什么啊?”癞子巴满脸无聊,掏出一坨鼻屎弹掉。

“别他么用这种质问的口气跟我说话,快去帮大门牙挡住入口,别让那帮傻叉进来。”说着唐朝阳又目不转睛的盯着通道两边的壁画,眼瞳中有一种压抑不住的兴奋,似乎在这些壁画上发现了什么秘密。

之后不久,唐朝阳目光终于舍得从壁画上移开,正要回头叫癞子巴,后边就传来一片呼喊声。

“不好了老大,那些家伙快要打进来了!”

唐朝阳目光一凝:“你们两个蠢蛋快过来,看我给他们来一炮!”说着,尸灵力屁股在他头顶上方迅速凝聚,对准了笔直的通道前方,心想要是这一炮放出去那些傻叉绝逼能挨个瓮实。

不过接着他转念一想,要是一炮把这里轰塌了那就操蛋了,便又收回尸灵力屁股,喝道:“你们两个笨蛋快点跟上老大的脚步!”

须臾,当三人爬完石阶后,发现前方又是一个地底巨洞,一眼竟看不到前方的尽头。两边陡峭的天然石壁上满是阁楼,庞大的蝙蝠在其间四处飞动。

而在几人前方,则是一片绿色的湖泊。

这片湖中的绿水就像是亮晶管中的晶水一样,绿的彻底,将整个地底巨洞映照的绿光幽幽,如是地狱一般阴森。

“火犬母湖。”唐朝阳看着岸边那块约莫十丈高的巨碑,缓缓开口。

四个大字,就像是一道道飘动的幽灵组合而成,充满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呃……老大,那好像不是叫做‘火犬母湖’啊,而是叫做‘炼狱毒湖’。”这时,一旁的癞子巴满脸微笑的纠正道。

不过他话一说完就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眼中金星直冒,一时间晕头转向,完全搞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挨打。

唐朝阳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啊你啊,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太监行不了床!那明明是叫做火犬母湖,可你丫偏偏要叫做炼狱毒湖,真是不晓得说你什么好!你小时候的教书先生是谁?你把他叫来,看老子不打得他满地找牙,居然教出了你这样一个蠢蛋!”

癞子巴抹掉脸上的唾沫星子,正要开口反驳“那明明就是炼狱毒湖”的时候却被大门牙捂住了嘴巴,然后大门牙嘿嘿笑道:“老大说的是,老大说的是,这就是火犬母湖,不是炼狱毒湖,癞子巴你回去得好好看看书才行啊,可不要让老大失望。”

唐朝阳哼了一声便不再搭理两人,仔细打量起前方,只见炼狱毒湖,呃…火犬母湖上边,一道道搭建在湖面上的走道四通八达、纵横交错,看上去杂乱无章,实则也是俨然有序。而每一条走道的尽头都通往两边山壁上一尊鲛人雕像的口中,然后雕像的头顶又有一个出口连接那些山壁上的悬梯,通往坐落在山壁上的阁楼。

看了一会儿,唐朝阳忍不住感慨:“我草,这还真他娘是一项巨大的工程啊。”一时间诗兴大发,便走到石碑前用手指在上面刻了一首诗。

片刻之后,他满意的看着石碑上面歪歪曲曲、大小不一、他人难辨的几行“字”,旋即拿出一件文士长衫换上,双手负在身后,颇有意境的朗诵道:“火犬母湖真好看,老子只想走十遍;山上到处是阁楼,阁楼里面必有酒,就算里面没有酒,老子也要往上走!说起酒来想喝酒,但哥喝的并非酒,哥哥喝的是寂寞!”

后面,大门牙和癞子巴果断鼓起了掌。

唐朝阳哈哈大笑,头发在空中甩了好几圈才高难度的盘在他脑袋上,“这首七言绝句堪称旷世之作啊,想必定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噢——我竟连自己都忍不住迷恋上了自己。”

“他么的,我为何这么帅?我为何这么有文采?这真他么的是造孽啊!”

“快快快,你们两个快把这首诗抄在我衣服后面,记得字要像我一样写出大师风范啊……”

后面,早已到来的王宗主等一干江湖人士皆是目瞪口呆、膛目结舌,完全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做,发现心底深处竟是不愿意去破坏这份意境。

皆是搞不明白,唐朝阳穿着一身白衣站在石碑面前唧唧歪歪的是在为谁哭丧呢还是在为谁哭丧呢?

片刻后,王宗主才泠然道:“三个臭僵尸,这个时候还有心情披麻戴孝,当真是好雅兴。”

闻言,唐朝阳缓缓回头,食指轻轻在香肠般厚的嘴唇上触了一下,然后又对着前方众人伸了出去,双眼迷离的道:“我似乎已经嗅到了鲜血的味道……噢——你们打扰了我的意境,那就准备受死吧。”

“哼,真是口出狂言!”一个劲装中年走了出来,满脸怒色:“尔等竟用五谷轮回之物混合碎石堵住通道入口,如此下作行为,想来也只有你们这种畜生不如的僵尸才做的出来。”

唐朝阳傲然道:“哪又如何?你们这群疯狗,有本事就过来咬唐爷啊。”

“我便成全你!”劲装中年一声怒喝,骤然间,大片黑影从他身上飞出,待唐朝阳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身上已经布满了毒蛇。

“此乃凤冠五步蛇,被咬者五步之内必死无疑,呵呵,就算你们是僵尸体质不一样,但也是休想离开五步

。而一旦毒性彻底发作,便会烂体而亡!”

唐朝阳满脸震怒:“妈蛋!我草你全家!有本事就正面和唐爷打一场,放毒蛇暗算算什么好汉?!”

“对付你们僵尸用不着管那些。”劲装中年阴鸷的笑了起来:“况且我们炼毒门的手段就是如此,你不服也不行,所以就慢慢的享受吧。”

这时王宗主笑道:“现在这几个僵尸已经被困住,诸位皆可安心寻宝了!”当然他也心知肚明,虽然唐朝阳三人被凤冠五步蛇所困,但现在要是全部围上去杀他们的话那他们反扑起来就是拼命了,那样只会两败俱伤、得不偿失。

而在场众人都可谓是老江湖,自然懂得以自身安危为中心去权衡利弊,所以每个人的想法几乎都和王宗主一样,与其现在冲上去拼命,不如就等他们毒性发作而死。

之后,在唐朝阳三人的一片叫骂声中,众人越过石碑,踏上了火犬母湖上面的走道。

……(未完待续。)

天津九龙男健医院魏磊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专家电话
天津九龙男健医院邱瑜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专家简介
天津九龙男健医院李云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