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掌御星辰第286章毕鹏飞之死两章二合一

发布时间:2020-01-25 07:13:06

掌御星辰 第286章 毕鹏飞之死(两章二合一)

“些许俗物,凌小哥儿就不要客气了。”看着乔掌门递上的东西,凌动是哭笑不得,这俗物还真是俗物啊!

这乔掌门送上的就是一沓约摸二三十万两的金票,和一张地契。什么凌动想像中晶石啊,剑器之类的,全然没有。而且就是这二三十万两的金票,凌动看着也是那乔掌门随意的从他的乾坤戒抽出来的。

凌动也算是看明白了,若是没有那毕泽灵的一闹,恐怕明剑宗的这点俗物是不会拿出手的,毕竟在那天的分赃现场,凌动可是厚着脸皮占了大头。

那两位天罡境的强者,身家可是丰富无比。尤其是那炼心派的竺掌门的乾坤戒当中,晶石,丹药,金银票几乎是炼心派这个大派的三分之一的身家,怎能不多?

可就是炼心派这个大派三分之一的身家,其中的过半,都被凌动夺来了!仅金银换不来的上品晶石就有30块算起来,凌动手头的上品晶石,已经有百余块了!金银票加起来也有四五百万两之巨,凌动也算是一夜爆富了!

当然,爆富的仅仅是那些金银俗物而已,武者当中真正盛行的中上品晶石这种东西,凌动手头还真不多。

那地契,凌动倒是收得很爽快!一看地契上的地址,凌动就知道那所宅子的价值不菲。是帝都摇光城的一所两进的宅院,虽然比起南山郡的凌家大宅是差远了!

但是在帝都摇光城这界面上,有所两进的宅院已经是富豪的像征了!因为就算是毕鹏程这类的皇族子弟,置办的私宅就是个稍大一点的四合院而已。

“掌门费心了!”凌动来者不拒的笑纳。

在凌动看来,这是他应得的,毕竟在他的冒险计划下,明剑宗避免了被吞并的命运,还提前奉送了一颗人面金毛蛛的妖丹。当然,这里有凌动的很多私心很多算计是很正常的,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

看到凌动收下那些许俗物,乔掌门踌躇了一会才有些吞吐的说道:“凌世侄,你与如烟的婚事因为如烟修炼突有所成,牵涉到了以往的一些约定,所以得暂缓一下!不过你放心,老夫一定会尽快解决这个麻烦!尽快让你们完婚!”

“这个不急,有些事,家祖会跟你老来谈的!”凌动本想说既然不便,那就退婚好了,考虑到这事他提出不合适就没说。

只不过凌动很好奇,那乔如烟到底修炼了什么特殊,竟然连婚姻都要受到皇族的干涉?还牵涉到了以往的约定?

“呵呵呵,你们年轻人脸嫩,心思老夫是知道的,不必着急,老夫会尽快解决的!对了,凌世侄,你与那风雪雷风前辈是何关系?这风雪雷风前辈的一身艺来可是非常惊人的!竟然能够施展天罡神通术,那样的话,踏入天罡境的年头可就够长了!”问到这里,乔掌门的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凌动,似乎想知道点什么!

凌动心下一动,心道:“恐怕这个问题才是乔掌门真正关心的问题吧!看来,这老雷可是无形中给我抬高了数倍身价啊!”

“呃乔掌门,这个说来话长。简单点说,这个风前辈早年修炼时身体出了一些顽固的小毛病,恰好晚辈修习的特殊,能够缓解他这个小毛病,所以他就跟在晚辈的身前随随行治病!”凌动笑**的说道!

“随行治病?”乔掌门楞了一下,任他打破头,也想不到会是这么个原因,此前,他一直很好奇,凌动这样的小地方出来的世家公子,到底是怎么请动这样一位天罡境强者的!

“这个治多久才能治好那怪病!”乔掌门是想打破沙锅问到底了。

凌动神秘地一笑:“少则四五年,多则年才能彻底根除!”

“什么,四五年,年?”乔掌门大吃一惊,这哪是给人治病啊,分明是找了一个长期的天罡境强护卫啊,惊讶之余,随即脱口问道:“什么这么神奇啊?”

面对乔掌门的问题,凌动笑而不语,乔掌门随即笑语,武者之间,询问别人修炼的,尤其是特殊者,乃是武者当中的大忌!

沉默了几息之后,乔掌门面上的惊讶的渐渐脱去,取而代之的是郑重。凌动清楚,从此刻起,他在这乔掌门心目中的位置已经彻底发生了变化。

从一个晚辈,变成了让乔掌门足以给予最重的重视的合作对像甚至是战友。开玩笑,任谁身后站有一个铁杆的天罡境强者,恐怕在别人眼中的地位都会急剧提升。

对于乔掌门的这种变化,凌动并不反感,这是任何一个势力选择朋友或者合作伙伴的规则,就如同大人和婴儿不能成为战友一般。

“凌动,你对天魁盟之事怎么看?若是他们卷土重来,第一个要找的恐怕就是你,你怎么办?”乔掌门郑重的问道!

“卷土重来?这苍茫人海,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更何况,那古通天元气大伤,这次使用乾坤大挪移符逃走,距离肯定极远,要想卷土重来,恐怕也得半年之久甚至更长!届时,恐怕贵宗已经出现第三位天罡境强者了吧?

而且,凌某可以随时奉召带风雪雷风前辈前来助拳,稍后离别之时,自当送上凌某的联系方式!”凌动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乔掌门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仍有一些忧心:“凌世侄的打算倒是很好,可是据老夫所知,那远在璇玑帝国的天魁宗势力庞大,仅天罡境的强者就有十几位之多,若是他们当中之人来上一半,我明剑宗首当其冲”话语间,透出了极重的忧心!

“乔掌门不必担心!对方倾巢而来是不可能的!就算来上一半,乔掌门应付起来,也应该轻易之极!”凌动说道!

“轻易之极?我方满打满算只有四名天罡境强者,而且在质量上恐怕拼不过人家?”乔掌门这下奇了。

凌动自信的一笑,随即娓娓的说出了一件他早已做下的定计,当细节说出的时候,那乔掌门的脸色越来越惊讶,表情也越来越轻松,但看向凌动的眼神,慢慢的却带上了一丝畏惧!

“乔掌门,可听明白了,若是此计能够顺利成,就是天魁宗倾巢而来,也有一拼之力!”凌动说道!当然,对于这句话,凌动是不信的,因为以凌动对天魁宗的了解,天魁宗的势力并没有乔掌门口中那么简单。

“明白了!”乔掌门重重的应了一声,用有些畏惧的目光看着凌动道:“凌世侄当真是神机妙算!如此一来,老夫无忧亦!”

郑重的考虑了一下,乔掌门突地从怀中取出一俩精致的闪烁银光的小剑,剑柄处,几近透明。

“凌世侄,这是我明剑宗的明剑令,乃是明剑宗的客卿长老的身份像征,你在外行走,若是有什么难处,可以凭此令号令明剑宗各地的武馆弟子,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还请你收下!”乔掌门说道!

“也好!”凌动毫不推辞的收下。凌动明白,这算是乔掌门将他接纳为战友的好处之一,虽然这好处凌动并不看不上。客卿长老而已,权力实在不怎么样,不中不下的,还抵不上魁星阁的六星晶牌管用。

又是一番交谈之后,凌动便提出了告辞之意,其实凌动还想呆在明剑宗几天。明剑宗毕竟是一个传开出几百年的大派,想来以凌动的身份,阅读一下他们的普通的宗门典籍还是没问题的!

但是凌动放不下他在摇光城设下的那件大计,那件大计可是关系到对他极其凌要的御星环,容不得出一点纰漏,而且还是对皇族出手,关碍重大!

盛情挽留之下,凌动与风雪雷还是离开了,临出门时,明剑宗又给风雪雷奉上了一份酬谢,凌风看得出,应该是上品晶石数块,中品晶石近百块,也算是一笔小财了!

………………

千味斋四楼之上,粉色帷幕之中,平郡王正在如狼似虎的在一具雪白的娇味上耸动。那具雪白而丰满的娇躯之上,此时满是一道红红手印。胸前的两团波涛,随着平郡王毕鹏飞的微微的喘息声而剧烈的晃动着,直有一种欲晃花人眼的感觉。

雪白的娇躯,却正是先前在千味斋被迷翻的那位英气女侠,此时被脱得跟白羊一般,紧闭着双眸的俏脸斋如同涂抹了胭脂一般,艳不胜收。微微张着的**无意识的开合之间,发出的伸吟声!

伴随着那象牙玉床似乎经受不住平郡王毕鹏飞那剧烈的征伐,隐隐约约的发出一种牙人牙酸的吱哑声,还有那种两种物体发出令人心跳的声音,构成一种奇异的旋律!

随着最初的那种征服的新鲜感过去之后,在那中了迷龘药而失去意识的女侠娇躯上动作的平郡王毕鹏飞,兴奋得通红的脸庞上,那种猎艳得逞的笑容意渐渐消去,换上一副宝相庄严的模样!

不仅如此,平郡王毕鹏飞的双眸更是紧闭起来,就连大力的耸动动作,似乎也蕴含了一种奇异的规律。

渐渐的,随着平郡王毕鹏飞那带有奇异规律的耸动动作,一团团罡气球,竟然在毕鹏飞的体表下滚动起伏起来,而他身下的侠女的娇躯,突地开始无意识的抽携起来!

“咦?这次找来的这娘们,体质竟然如此硬朗,如此久的时间了,竟然还没有泄身,倒是可以让本王多炼化一些!”睁开双眸嘀咕了一句,毕鹏飞复又闭上双眸,运转他自己的特殊心,专门做起那动作来A

就在毕鹏飞闭上双眸运转之后不久,那侠女的脚心还有两手的手心当中微不可见的一点血红的红痣,突地哼哼若鬼魅的移动起来,集体的向着身体的某个方向移动!

所过之处,留下一道细微而别致的红线,那红痣移动的速度极快,没有半分钟的夫,竟然集体移动了那侠女雪白娇躯的小腹处!

那四个红痣继续下移,那毛发浓密龘处停顿,汇聚到那毛发浓密龘处的一颗巨大的红痣四周,整齐的分布在那里。在那平郡王毕鹏飞不停的耸动中,那一大四小五颗红痣竟然发出一闪一闪的红光

而在那侠女身上征伐练的平郡王毕鹏飞却又是另外一种感觉,他感觉到,身下的这具娇躯的诱惑力越来越大,那里面竟然是越来越紧,紧得有种让他不顾一切的狠插数万次的冲动!

那种感觉实在是太了,得让毕鹏飞恨不得一刻也不愿意停留,不过,出于本能,毕鹏飞还是保持着那种规律的耸动动作。

不过让毕鹏飞诧异的是,或许是由于他的神通吧,毕鹏飞这样认为。他跨下的这个女子,跟往常被他迷倒练的女武者不一样。

以前迷倒练的女武者,被他炼化精元之时,都是越来越无力,那耸动的动作耸动到最后,毕鹏飞都有种在尸体上耸动的感觉!

可是今天这位,让毕鹏飞却是惊讶之极。随着他开始运转炼化对方体内的精元化为已有,这女子的动静竟然越来越大,竟然就那样无意识的配合起他来!

娇躯由小到慢的剧烈的扭动起来,两条修长的也呼地盘上了毕鹏飞的腰部,让毕鹏飞大叫之余,耸动的动作也更快了!

身上娇躯的那好去处,此时像是具有无尽的诱惑力一般,让毕鹏飞都有一种癫狂的冲动。不知不觉间,毕鹏飞都没有发现,他已经气喘如牛了!若是有人在此,就会发现,此时无论是毕鹏飞还是那的侠女的娇躯,都布满了一种诡异的粉红色!

“呵,你听,王爷今天这劲头啊,都快一个时辰了,还那么剧烈!”守在卧房门外的两个护卫听着里边那激烈的肉臀相交的声音,也有些唏嘘。

“急嘛,一会若是王爷爽完了,而且做成了那事,只要王爷点头,你我兄弟也可以上去泄泄火,只不过被王爷上过的女人,真的没啥滋味,感觉跟奸尸一般!要我说啊,还是春风楼的那些个娘们啊,那让人心都痒痒的声音,嘿……,

“北”突地,房间里边传出了一声或剧烈的大叫声,让这两名护卫面色一变,其中一名,脸色一变,就欲推门进去查看。

看推门之际,却被别一名护卫拦住了:“作死啊,王爷正在兴头上,你冲进去不想活了!”

推门的护卫手一顿,讪讪说道:“我只是听王爷大叫了一声,た

“去,你见过猪跑也吃过猪肉吧?这世上,难不成只许女人叫,不许男人叫了?王爷这样的叫声,我听过不止一次了,以后多看,多学着点,有你的了了处!”那护卫老气横秋的指点道!

就这指点的夫,那粉红色的帷幕之内,平郡王毕鹏飞的原本享受的脸色,突地变得惊骇之极!在这练的当口儿,他竟然出现了一种要一泄如注的感觉!

毕鹏飞自然清楚,他这种夫,尤其是在练之时,泄身意味着什么。

他想拒绝,他想驱逐那种感觉,可是陷在对方下阴的长枪,就像是被什么吸住了一般,让他想拔也拔不出来!

睁开眼睛的毕鹏飞骇然的向着双方的**看去,看到那张牙舞爪有若吸血怪兽一般诡异闪烁的一大四小五个红痣的时候,毕鹏飞惊叫了一声!

也是这个时候,那紧紧的所在,猛地爆发出一种惊人的吸力,在毕鹏飞哑然而压抑的低呼声,听上去,又似乎是一种极舒爽的伸吟声中,平郡王毕鹏飞的身体,开始诡异的仿若抽风一般抽搐起来!

同时,毕鹏飞身下的女体,也以一种同样的频率颤动起来!两人每颤动抽搐一次,平郡王毕鹏飞的脸色就苍白一分,那的女子娇躯,则开始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红润!

“救命”心知不妙骇然异常的毕鹏飞想呼救,但是他恐怖的发现,似乎他全身的力气都被身下的女子抽去一般,连稍微大点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不不能这样ち,再这样下去,我会死的!飞我不能死!”毕鹏飞已经没时间想这是怎么回事了!因为他感觉到他体内的精元甚至是浑身的精气神,都在源源不断的向对方体内输送。

他**那坚硬的长枪,就是打开了泄洪闸一般,不仅让他一射如注,连他的力甚至体内的所有精气神都泄了出去!

疯狂自救的毕鹏飞突地看到了床角的一个大花瓶。看到这个大花瓶,他马上就如同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身子一伏的同时,右手颤颤巍,巍的伸了出去!

感觉就像是用尽了自己浑身的力气之后毕鹏飞才拨动一下那个花瓶。在毕鹏飞期盼的眼神中,那个花瓶使劲的晃了几晃之后,终于不负所望的坠落在地!

“砰!”刺耳的花瓶碎裂声让门外的两名护卫再也按捺不住,偷偷往里间一瞧,正看到了他们的主子—、毕鹏飞那苍白而惊恐的有若鬼魅的面孔,还有求救的眼神!

惊恐之下,那两名护卫疾步抢进,看了一眼,便将自家的王爷直接从那女人身上拽了下来,拽出来的时候还发出了咋的一声轻响!

“好轻!”两名护卫同时发出一声惊吧,他们的王爷那壮硕的身体突然间变得好轻,更让他惊讶的是,王爷的**依旧坚硬如枪更要命的是,那长枪此时就像是喷泉一般,不停的喷射着!

喷射出的东西,却是浓稠到极点的鲜血,场面骇人之极!

两名护卫对望一眼,再也压抑不住惊恐他们何时见过如此怪异的场景,冲到外边齐声发一声喊:“不好了,王爷出事了!”

此时,床上那的娇躯依旧在不停的颤抖着,每一次颤抖,**处那一大四小的红痣依旧在怪异的扭曲着,就像是吞噬怪兽一般!

地下,往日尊贵的平郡王的毕鹏飞的**却是哦射出一股又一股浓稠的鲜血ち

侍卫的惊呼声响起的刹那,整个千味斋的四层便乱套了,两名老者闪电般的冲进来,一号脉就惊呼出了一个字眼:“气若游丝!”

惊讶之际,两人也顾不得其它,想为毕鹏飞止起血来,可是那话儿的止血跟其它地方止血还真不一样,这两位老者也是束手无策。

无奈之下,其中一人就直接背起的平郡王毕鹏飞,也顾不得惊世骇俗,直接跃出四楼,展转腾挪之际,在路人的惊呼声中,向着二皇子的府邸直冲而去!

在他们看来,平郡王毕鹏飞的突然出现的怪病,他们治不了,普通人也治不好!去豢养着许多奇人异土的二皇子府上,或许还有救!

………………

就在平郡王毕鹏飞被属下背着,当街裸奔挥洒碧血之际,一直娄千味斋对面的一个茶馆喝茶的老客风雪江,看到这一幕之后,突地起身,骑上伙计照料的骏马,便直奔城外某处庄子!

按照凌动的要求,这最后一步,必须由他风雪江亲手来做,绝对不能假手他人!在帝都混了这么多年的风雪江,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厉害!

在他手下的兄弟安排那女子上千味斋之后,他已经按事先的布置,让那些聚集到一处庄子等待庆了吧!

想起庆,风雪江的心脏猛地一抽,就想起了乾坤戒内那两坛片刻就能毒发身亡的‘庆酒”几滴浊泪猛地从风雪江眼尖滴落

半个时辰之后,易过容的风雪江从城外的一处庄子离开,身上满是肃杀的味道,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在他抹干泪痕之际,一束骇人的火光从他身后透出,眨眼间就化作满天红光ち

转过身,将最后一坛酒打碎在地,风雪江大声道:“兄弟们走好,你们的妻儿老母,我风雪江养之!”

此时,帝都摇光城内,已经乱作一团,而凌动,刚刚离开明剑桑不久!

北京眼耳鼻喉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东莞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海口哪的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昆明哪家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桂林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