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金砖银行宣告新兴发展极登场亮相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6:24

金砖银行宣告"新兴发展极"登场亮相

金砖银行可能选择SDR那样的一揽子货币机制,作为信贷、援助的媒介。如果那样,将是对当下以美元为国际货币的不合理的、扭曲的国际货币体制的修正,势必对国际货币体系产生深远影响。而在今天的大数据分析框架下,适时完成组合媒介的报价和支付已无技术障碍。美国的反对是必然的,由此造成的困难必须充分估计。只要金砖国家精心经营这个代表“新兴发展极”的平台,金砖银行就一定能在全球“包容性”增长中发挥无可替代的作用。

经过近两年多的协商、筹备,金砖国家发展银行终于要呱呱坠地了。这标志着“新兴发展极”作为一个整体正式登上世界金融舞台,开启了多极世界发展的历史新篇章。

以发展中国家为主体组建的金砖银行,顺应了当今世界经济多元化演变的新态势,或者说是世界经济的新格局催生了金砖银行。上世纪40年代问世的世界银行(WB)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两大国际性发展组织,是单极世界(充其量是南北两极世界)的产物,所有游戏规则都由主导世界的发达国家制定。发展中国家想要接受国际发展组织的金援,只能被动执行各种可能根本不符合其本国国情的规则。今天,占世界43%的人口规模的金砖国家以其高速发展所展示的巨大、潜在的市场和发展潜力打破了以南北两极划分的世界,成为世界新格局中重要的“新兴发展极”。全世界不得不关注这些国家在全球经济新格局中的影响和作用。

近年在世界经济格局的变革中, “世界贸易组织”(WTO)框架以外的区域性自贸协议,如双边自贸协议、有选择性的部分国家的贸易谈判机制等有获得越来越大话语权之势,比较有代表性的谈判如TPP、TPIP等。为了应对金融危机,还形成了一些地区性的合作关系,比如REAP等。这些在“参与国”已存在的带着分割性质的贸易和合作协议,金砖国家则基本不在这些新规则谈判机制之内,实际上已被排除在新的贸易框架之外。这背离了贸易自由化、全球化的基本方向,非常不利于进一步的贸易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发展。

分割式的谈判机制,包含太多地缘政治、注入太多政治元素,其规则不可能建立在公平合理多赢的基础上,很可能又会像70年前那样,制定出对未参与规则谈判的国家十分不利甚至在现有发展阶段根本不可能得到满足的规则,很难实现包容性增长和发展。

金砖国家同属发展中国家,更能理解发展中国家发展中的问题和困难。金砖银行力图改变以往国际组织僵化的以及附加很多不合理条件的金援思路,以更符合发展中国家的思路和方式去扶持和帮助发展中国家,其规则以及相应的支持和帮助自然也将更务实、更到位、更有效率,也更能推进相互之间的发展。

据悉,金砖银行可能选择SDR那样的一揽子货币机制,作为其各种信贷、援助活动的媒介,这将是对当下以某国货币作为国际货币的不合理的、扭曲的国际货币体制的修正,势必对国际货币体系产生深远影响。当今之世,其他国际和区域组织均使用美元作为媒介行使其各项职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使用特别提款权“SDR”为基本计算单位,但实际使用范围很小,主要还是使用美元。美元作为国际货币最大的弊端是,它承担了美国货币政策的职能。美国根据自身经济形势采取的货币政策,通过国际货币功能会产生对世界各国的不同影响。世界各国经济因此要看美元的“脸色”而起起落落,甚至带来危机。笔者在认证“SDR”作为国际储备货币时曾做过详细计算,证明这样的组合媒介完全具备可操作性。特别在今天的大数据分析框架下,适时完成组合媒介的报价和支付没有技术上的障碍。不过,一揽子货币的比重可能要加入包括人民币在内的金砖五国的货币,或作一些必要调整。

金砖银行也可选择金砖五国的货币作为一揽子货币,设定与各国经济规模相等的比例,在金砖银行的各种金融活动和日常运行中行使货币职能。如果选择其他货币比如人民币作为主要媒介行使其职能,也具有可操作的空间,那对人民币国际化将是巨大的跨越式推进。

不管金砖银行做出那种选择,都是对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改善。美国的反对是必然的,由此造成的困难必须充分估计。另外,金砖银行组建国各自的体制差异性很大,各自也有很多双边和多边关系,因此国际社会也有很多不看好金砖银行发展前景的观点。笔者认为,只要金砖国家达成“发展共识”,就能求同存异,实现包容性增长和发展的目标。

“发展共识”的首要内涵是,以各自的比较优势为基础,继续推动贸易自由化和直接投资资本的自由流动,使下一轮全球化继续带来国际贸易理论已经证明的、实践也不断证明的相互自由贸易各国和直接投资资本流入国和流出国共同的福利提升。新兴市场国家主导的新一轮全球化的目标应该是,那些人均超过一万美元的新兴市场国家将迈入发达国家行列;一些国家将走出中等收入陷阱;一些国家的经济得到显着改善。

“发展共识”的第二个内涵,是随着新兴市场国家特别是金砖五国经济规模的迅速扩大,对世界经济的影响越来越显着,参与全球治理的必要性越来越大。特别是在世界和平、气候变暖、减少贫困、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全球经济平衡发展、新经济格局下的游戏规则的制定、双边和多边合作机制等方面,若新兴市场国家缺席,几乎就不可能有任何实际意义。新兴市场国家需要联合起来在国际社会中保护共同的利益推动世界进步。

“发展共识”的第三个内涵是,新兴市场国家国情不同,发展的阶段也不尽完全相同,各自所面临的问题也有很大差异,对许多国际问题也有不同看法,在复杂的国际关系中也有不同立场,彼此之间也存在一些矛盾。但新兴市场国家最大的共同之处是“发展仍然是各国的硬道理”,都需要尽可能找到最大的利益交集点,求同存异,达成共同发展的“发展共识”。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应集结在金砖发展银行的“发展共识”下共同发展。

在职能定位中,金砖银行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有些重叠的部分,特别是在对亚洲各国的基础设施的投资中。为此,金砖银行需要处理好与正在筹建的AIIB的关系。只要金砖国家精心经营这个代表“新兴发展极”的平台,金砖银行一定能在全球“包容性”增长中发挥无可替代的作用。

电子商城系统
做个小程序多少钱
怎样注册微信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