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神魔戮武 第一百四十八章 婴师

发布时间:2019-09-25 12:29:02

神魔戮武 第一百四十八章 婴师

苏御眼前一暗,这是悬命城的地下,周围是无穷无尽的黑暗,没有一丝的光明。

他上方的巷子原本就十分偏僻,连月芒都几乎照耀不到,这巷子的地底有多黑暗就可想而知了。

苏御环顾了一圈,面上没有丝毫异样,对于武者来说,眼睛的作用已经远远小于魂识了。

在原地站了十几秒后,苏御便一步步向着前方走去,在他的魂识里,方圆百丈内的一切感受的清清楚楚。

在他前方一百米外有一座铁壁,铁壁上画着一些似人非人的鬼类妖魔,这些鬼类妖魔上身都没有穿衣服,**的身躯十分苍白,面上两只苍白的獠牙伸出嘴外,嘴唇惨白无血,他们皆手握三叉戟,目光直直地盯着前方,恍若一旦有人靠近这铁壁,他们就会跳下来将来人撕碎。

苏御走到距离这门两米左右的位置停下,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一番上面的图案。

在他的感受里,这些妖物身上散发着嗜血邪恶的气息,这些气息让他的鼻尖里涌入了一些血腥味,让他的心里产生了一丝疯狂杀戮的冲动。

“你这是在玩火。”苏御喃喃低语,身上源力涌动,抬起右手带着可以将一座石屋轰碎的力量向着铁壁拍去,不料就在他的手掌即将碰触到铁壁之时,一道道刺人耳膜,宛若鬼哭狼嚎,令人心下惊悚的锐鸣声响起,铁壁上的妖物鬼怪宛若复活了一般,嘶嚎着现出身形,挥舞着手中的三叉戟对着苏御无情地插去。

他们出手狠辣,利刃直指苏御双眼,心脏,丹田处处要害。

苏御冷哼一声,眼角血光一闪,拍向铁壁的手掌蓦然向着身侧的一名妖鬼拍出,这一掌带出漫漫掌影,血浪沉浮,血意昭显,掌名化血!

“嘤!”一道悚人的叫声传出,那只妖怪直接被苏御一掌拍碎,身体化为一片血肉消散。

而在其余的三叉戟即将捅到苏御身体之际,苏御的身周瞬间出现了一座血鼎虚影,这虚影一震,数股介于虚实之间的血浪排出,携带着股股强悍的气劲向着四面而去。

三叉戟碎裂,周边的鬼物被血浪淹没,在一阵徒劳的挣扎中消散一空。

血鼎并没有消散,就这么环绕在苏御身周,苏御眼中出现一抹满意之色,当浴血魔典翻开第二页后,他对“血鼎镇边”用得更加得心应手了。

铁壁上的图案已经消失无踪,露出朴实的墙壁,苏御恍若无阻地向前他踏去,血鼎撞入铁壁,发出一阵轰隆隆的坍塌之声。

铁壁在血鼎强悍的破坏力下四分五裂,将遮掩的一切暴露而出。

这是一间牢狱或者说是一个牢笼,这牢笼很大,有一百多平米,除了大一些之外与世俗界关押犯人的牢狱没有什么不同,在这牢笼的前后左右以及上方五个方向上挂着一条条的锁链,链子上绑着一名名衣衫破损,披头散发的武者,这些人呼吸微弱,双眼凹陷,身上皮包骨头,已然奄奄一息。

在这笼子中间,坐着一名全身包裹在黑色大氅中的武者,他伸出了一根手指点在面前的地面上,露出的手臂枯瘦干瘪,宛若一根枯败的树枝,在他面前的地面上,一缕缕的黑气宛若一条条小蛇从四面涌来顺着他的手指流上手臂,涌入黑袍中的躯体。

而这些黑气的来源就是那些捆在四周的武者,他们从这些武者的口鼻中流出,带走了他们先天的根基,带走了他们一世的修为。

在铁壁碎裂之时,那裹在大氅里的人睁开了双眼,透过牢笼的缝隙望向了苏御。

他的目光很渗人,散发着幽幽的绿芒,看起来不像是一个人的眼神。

苏御并没有因此而害怕,他没有出手,身上的血鼎缓缓转动起来,一缕缕血气将他与牢笼笼罩,他的眼里出现一抹好奇,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别的夺脉武者抢夺他人的脉络,汲取他人的修为。

他自己是借助精血开辟源脉,而这个人的方式则有些诡异与凶残,挂在牢笼上的人并没有死,不见挣扎也十分安静,但苏御知道他们一定十分痛苦。

黑袍人也没有动手,就这么静静地汲取着他人的生机与修为。

黑暗的地底,因为这两人,气氛变得格外诡异。

一刻钟过后,笼中的人深吸了口气,苏御明显看到他的胸膛起伏了一下。

“婴师?”苏御开口,虽是疑问,语气却十分肯定

神魔戮武  第一百四十八章 婴师

婴师没有回应他的话,只是看着他的目光中绿芒更浓,数秒过后,一道喃喃自语发出:“三源夺脉,能用。”

话落,他点在地上的手指抬起,对着苏御一点,其上一缕黑芒对着苏御射去,其速如电,瞬间点到了苏御身周的血鼎上。

奇异的一幕出现,这黑芒并没有将血鼎穿透,而是顺着血鼎的纹路流淌起来

婴师的眼眸微凝,其中包含着一丝奇异之芒,“你不是普通的三源武者。”他的声音嘶哑,宛若即将入土的老鬼发出的,给人的感觉很不舒服。

他的手上黑芒更浓,在他与苏御之间形成了一根手指粗细的黑线,不断流动到血鼎上,好像要将其彻底包裹。

血腥的红色被染上了诡异的浓黑。

苏御并没有因此而变色,他的身上源力涌动,血鼎泛出一道道血浪不断与周围的黑色较量着,鲜红覆盖黑芒,黑芒又包裹鲜红,两者交替,宛若无尽。

这诡异的画面持续了近五分钟,苏御眼角一闪,诡异开口:“不知道你是否认识他们。”

话音落下,他的眉心处两颗狻猊印记上光芒闪烁,两道人影出现,正是伏龙与姬夜。

见到这两人,婴师变色,刚想动作,伏龙与姬夜便已强招发出。

“六道伏魔!”“忘道无形!”

伏龙身周六条龙影浮出,撞破牢笼,对着婴师咆哮而去,姬夜五指一抬,对着婴师一握。

婴师猛然发出一声吼声,已经来不及站起,双手在眼前一合,一道漆黑墙壁出现在身前,这墙壁之上无穷妖鬼魔物图案浮现,随后化出身形,挥舞着无数三叉戟形成一阵密集无比的利刃对着龙影插去,

两者碰撞,龙啸与鬼哭声回荡之时,姬夜五指中发出的一股无形波动已经将婴师笼罩在了其中。

婴师顿时感到自己的魂脱离了自己的肉身,他的眼里出现一抹果决,齿间一咬,舌尖一道鲜血飙出,以肉身的痛感唤起自己的灵魂,以齿间的疼痛来掩盖自己的魂对肉身的厌恶与陌生。

“你们卑鄙!”婴师怒吼,身躯骤退,在他想来这是伏龙与姬夜的布局,以一名三源夺脉的武者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然后突下杀手。

“坐镇城中心,你应该是五人中最强的。”就在婴师退后间,脑海里突然响起了苏御的声音,他顿感不妙,头一抬就向着上方冲去,他不蠢,对方竟然来杀自己,必然做好了万全准备,此刻唯有逃!

只要逃脱悬命城以他的实力活着离开不难!

不料就在婴师的身躯即将撞到上方的地面时,四周已经格外浓郁的血腥里,一滴滴鲜血蓦地飞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对着他射去,鲜血来自四面八方,没有死角,没有躲避的空间,若婴师想要撞破地面逃走,必然会被这些鲜血一穿而过。

婴师的身躯陡然停止,双掌向下一震,强大的气劲将他的衣袍吹起,一股漆黑源力从他手下涌出,形成了一股水桶粗的黑流在其身周环绕起来,这股黑潮的速度极快,完美地护住了他的周身,血刹打在其上,不仅没有穿透反而被黑潮淹没,看不出一点痕迹。

就在婴师的身形刚要动作时,他的身前一道人影快速撞来,身周六道龙影环绕。

一道爆裂的炸响传出,伏龙的身躯向着来路弹射而开,而婴师的身形也在这一撞之下,向着后方射去。

这一撞极为猛烈,但依旧被黑流挡下了!

在退后十几米后,婴师的身形蓦然止住,见到再次冲上来的伏龙,身周黑流涌出直接对着伏龙冲去,同时其双掌再次一震,身周又有两道黑流成型。

这两道黑流比之前一道粗了一半,让得苏御眼中都出现了一抹凝重,不过就在婴师又要动作之时,他的眼中突然出现一抹迷茫,尽管黑流已经不断在他的身周狂涌,将其护得滴水不漏,但他的身躯上依旧涌现出一股死气。

下方,姬夜的手微抬,苏御嘴角微咧,嘴唇微启,叫出了这招的名字:“忘道无心。”

苏御的身形乍然一闪,在婴师眼中的迷茫还没有消失之时出现在了他的前方,手指一点从两道黑流中穿过,按在了他的眉心上。

做完这一切后,苏御转身,望向了与之前那一股黑流碰撞的伏龙。

“失去了主人操纵的武招也不过如此。”

伏龙周围的六道龙影已经消散了四条,原本黑流每淹没一只龙影,都瞬间将其融没,但在婴师中招后,这黑流的威力明显下降,连剩余的两条龙影都奈何不了了。

“结束吧。”苏御心思一动,背后的婴师眼里露出一道红芒,包裹着伏龙的黑流就回到了他的身边涌入了他的一只手掌,另外两条黑流紧随其后,婴师的衣袍鼓动了两下后,便恢复如常。

苏御眉心一闪,伏龙,姬夜,婴师三人消失。

;

呼伦贝尔妇科医院
呼伦贝尔妇科医院哪家好
呼伦贝尔好的妇科医院
呼伦贝尔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呼伦贝尔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