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偽逆城市化倒逼真改革

发布时间:2019-11-09 03:24:18

“伪逆城市化”倒逼真改革

对于各地正在积极推进的新型城镇化建设而言, 伪逆城市化 现象的出现,值得高度警惕新型城镇化的核心是改革,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改革,难以实现预期目标

眼下,当全国各地正在积极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同时,据报道,因农民市民化和土地财产权利挂钩,在部分户籍改革试点城市中,已出现了不少 伪逆城市化 现象一些农民工反倒不愿意要城市的户口,甚至很多原有城市户籍的人口,也希望换成农村户籍,以分得田地,享受新型城镇化带来的红利

事实上,与上述中国式 伪逆城市化 现象有着明显区别的是,真正意义上的 逆城市化 现象多半出现在少数经济高度发达、城市化趋于饱和的国家,其突出表现是,投资方向从大城市转向小城镇与乡村地区,大城市人口逐渐减少、经济衰落,同时这种衰落在大城市的 内城区 显得特别明显,而其周边乡村地区的人口却比以前增加

逆城市化 现象之所以会出现,是因为某个国家或地区的城市化发展趋于饱和后,交通拥挤、犯罪增长、污染严重等城市问题压力的日益增大,迫使城市人口开始向郊区乃至农村流动,从而使市区出现 空心化 ,人口呈现负增长,以人口集中为主要特征的城市化由此发生逆转

显然,由于城市化发展趋于饱和而自然出现的 逆城市化 现象,在一定程度上又顺势成为解决 城市病 ,促进小城镇规划、建设、发展与中心城市 对接 的重要推动力,以实现城乡同发展、共繁荣

而我国部分城市目前出现的上述 伪逆城市化 现象却另有原因据报道,不久前,浙江义乌出现 两栖 公务员,200多名公务员竞相将户口迁回农村 当农民 事实上,类似这种不愿意进城落户,甚至把户口从城市反迁回农村的现象在东部沿海地区屡见不鲜

出现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在于,我国东部沿海城市较早步入了城市化进程,发展到现在,城市化水平本身已经很高在此背景下,随着新型城镇化浪潮的到来,周边农村土地越来越值钱,农民身份获得的利益越来越多,有的农村户口甚至牵扯到上百万元的收益在巨大利益的诱惑下,自然导致东部沿海城市农民不愿意要城市户口,甚至出现很多原有城市户籍的人口,也希望换成农村户籍的 伪逆城市化 现象

除此之外,我国目前还存在第二类 伪逆城市化 现象在空喊了多年的户籍制度改革迟迟不见进展的情况下,一些城市化并未饱和、承载力并未超标的城市利用居住证制度设置学历、技能、投资等新门槛现象目前十分普遍,由此导致进城农民因缺少基本的社会保障,难以真正留在城市,进城一段时间后,不得不重返农村

从近年来各地的实践和国务院的政策来看,当前户籍制度改革基本上遵循着 积极稳妥 的思路2000年,我国全面放开了县以下城镇的落户限制;2011年,全面放开了农民进入中小城市的落户限制;2012年,首次放开地级市户籍,部分大城市和特大城市户籍制度也在进行探索

不久前,广州市取消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划分,统一登记为 居民户口家庭户 ,再次引发人们对于户籍制度改革加速推进的猜想此外,河北、辽宁等10多个省区也相继取消了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的二元户口性质划分,统称为 居民户口

尽管如此,有专家认为,一些地方户籍制度改革依旧大量存在 空转 现象,即直接把农民的户籍变了,但并没有改变他们生产和生活居住条件这样的户籍改革自然没有实际意义,从而也使 农民工市民化 这一新型城镇化的核心难以真正落地

针对第一类 伪逆城市化 现象,公务员想当农民,源自土地的诱惑,虽然在全国并不具普遍性,但反映的是东部一些省份政策管理及权力监督存有漏洞真正让这些 追逐利益者 出局,还得依赖于加快转变政府职能,把一些权力部门手握的可操作资源逐渐取消

而对于第二类 伪逆城市化 现象,还须尽早加快进行实质性的户籍制度改革与此同时,需要说明的是,依附在户籍上的社保、医疗、教育、养老等问题不是公安部门和户籍制度本身所能解决的户籍真正放开后,更需要社保、财税、土地等一系列配套政策的真改革,以实现城乡公共服务的均等化,进城农民真正意义上的市民化

生物谷药业
拉稀拉水吃什么药
生物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