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 第二百七十章:继承凝聚之名(第三卷结束)

发布时间:2020-01-16 16:34:39

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 第二百七十章:继承凝聚之名(第三卷结束)

游南风和纱织见着这微妙的变化当然紧张到不敢将视线从陈大伟手上移开半分,那道散发着微弱湛蓝色的光芒他们并不清楚到底是什么,而且更不清楚该不该去扳开陈大伟的手心,只是这右手部分解冻之后,这道光芒依旧微弱的散发着,直至,一把声音把两人惊得回神过来。<-.

“怎么回事?”恍若初醒的七夜杀一边捂住脑袋,一边使劲的想要睁开自己的眼皮,她似乎是迷糊之中看到了这道光芒才会出声的,毕竟一天使用三次王者之力的后遗症的确需要一段时间调整过来,然而现在就怕七夜杀知道陈大伟死了之后的事实,她究竟会变得如何,这才是关键的问题!

已经耽误了不少救人的时间,游南风和纱织两人所能做到的事情,他们都已经尽量在做,眼下就剩下陈大伟自己能不能撑得过去,可是这个贯穿胸膛的致命伤口,彻底断气也是分分秒秒的事情,所以根本就没有人够胆认为陈大伟还有得救的。眼下七夜杀在这种时候醒过来,也是相当不合事宜,最关键还是不能保证她能否耐下性子等待奇迹,然而这时,陈大伟右手上紧握住的某样东西,那道湛蓝色的光芒越发晶莹,彷如一种神奇的能量体一样,一直就从他手掌心慢慢溢出,然后缠绕在他的右手之上,并没有彻底离去。

“我好像在战斗的……该死!大伟他究竟怎么样了?”七夜杀像是终于回想起自己在失去意识之前所发生过的事情,这一想起来,无数信息几乎如同一层巨浪扑打着她整个意识里面,一瞬间可以脱口而出的,还是紧张的询问陈大伟的事情来,无它,那种无力已经够让七夜杀浑身难受了,七夜杀根本不晓得自己到底帮到陈大伟多少事情,更别説后续的结果到底是怎么收拾掉的,然而,纱织和游南风两人都没有选择回答七夜杀的问题,而是由着她,慢慢将抬起的疲倦眼皮转移到一声不説,被冰雪封住的陈大伟上面。

手心中的光芒越发柔和,算是及时让七夜杀没有往着最坏的真相猜测而出,而是再度询问着纱织:“跟我説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伟他怎么了?是被你故意封住的对吧?”

“我们在救人,已经进行了紧急的处理方案,不过效果并不算是理想!”还是由游南风率先説道,可换来的却是七夜杀一眼怒瞪,反问他道:“你这家会是谁啊?我不是在问你话,纱织,告诉我,在我昏迷前后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纱织这次已经到了不得不説的地步,她忍住自己的哭腔,想尽可能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轻易的描述出来,可是刚想要説出的时候,话又一度卡在了她的喉咙之上,随后还是坚持不来,瞬间就哭了出来,而这时,七夜杀也已经凭借自己的手臂支撑,慢慢从地上站直了起来,可是等她见到那个伤口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整块脸甚至是一瞬间就被扭曲成一块了,口中禁不住低声説着:“无法原谅,绝对无法原谅!可恶,该死!应该没事的对吧!对吧?”

可谁能够回答她现在的问题?而奇迹真的会降临吗?只是可笑的是奇迹没有迎来,反倒是相当突然的迎上了一批人马,而对这些人的影响最深的,,莫过于他们手中的圆筒形机关发射器,就连七夜杀一下子都冷静了下来,她们是被一群身穿黑衣的杀手队伍包围住了,根本就差有没有突然死亡的觉悟,只是纱织刚想使用能力暂时逃脱的时候,这时倒是有把声音像是好心的提醒着她而説道:“要是再突然消失,我可説不准会对那具尸体彻底分成碎片的,不要乱来,就算锁定不到你,锁定其他人也是可以的!”

七夜杀一听到“尸体”两个字顿时就是一阵烦躁,无奈的是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知晓自己一旦冲动过后的最坏结果,就算有时间使用武器,也快不过已经架好姿势想对自己发动进攻的黑衣人,也保不准纱织能不能在这种情况之下,及时救走她,因为对方已经放下狠话来,根本没有商量可言的狠话。只不过这时,反而是游南风反问了刚才説话的那一个人问道:“真是够高明的手段啊,李将军,既然不率先杀死我们,那么你究竟想要什么呢?”

一言道破的身份,李智也完全没有在意过的将自己的蒙面黑巾拿了下来,随后又是笑着回话到:“我想要的,等下你就知道,倒是游南风你没有将追魂落雁的面具戴上,还有本事能闪避开这些毒箭吗?”。

“要杀我很简单的事情,但这也腾出机会来让我身边的小姑娘能够再毒箭射出到再上膛的这段微小的间隔,便能在适当的时候将另外一位暂且带走,我説的没错吧?不过你要是认为没有面具我就闪不开的话,倒是你不妨试试到底一两支毒箭我能不能避得开?”游南风并不是故意在説激将法,而是diǎn明了对方所担心的事情,虽然纱织不一定有那个计划,存在,不过确实攻击出现间隔的话,被其余两人逃走了,这才是麻烦的事情。

随后李智扫了一眼七夜杀,之后便是对其问道:“现在倒是有个选择可以交给你自己来处理,一是将你身上的武器,全部交出来,一是来赌下我秘制的毒箭能不能杀死你这位世界第七的冒险者,如何?”

墓穴的武装看不上,倒是直接打起了七夜杀的主意来了?但不怪李智会这样,换做之前,他也是对武装有过一些期待,只是墓穴曾经出事过一次,他不是不知道的,正是这个搞不清楚的原因,一下就让李智彻底抛弃了上古武装的念头,反而是盯上了由这个墓穴消息引来的冒险者们,本来他还有不少人数可以使用,问题是后面来了个不得了的家伙,也就只能放弃其它目标,分散了人数在先其余地方先驻守留守着,等待大家散场回去的时候,再来一次黄雀在后的捕猎,眼下这情况正是如此,如果不是有着七把相当吸引人的武器,恐怕七夜杀她们也会瞬间就被杀死,而经历过这样一次的人,也肯定不愿意经历第二次这种事件。

七夜杀现在倒是想笑,而又实在笑不出来的感觉,不过迫于大家的生命安全,她望了一眼被冰封住身体的陈大伟,右手依旧有阵奇怪的光芒闪耀,而后七夜杀便是diǎn了下头,直接用手扫了一下前方,同一时间就出现了四样款式的武器出来,包括斧头钝虎,长剑银川,飞镰獠牙,以及两把大型的蝴蝶飞刀蝶舞,之后她才説道:“剩下的夏蝉,即便是给了你们,也无法看得出来,只有触感,要是你们愿意尝试的话,而另外两件,现在我的状况是拿不出来的,所以抱歉。”

让七夜杀亲自説“抱歉”还真是另外一个意外,只是这些武器全部都在七夜杀身边环绕飞行的时候,李智便是命令自己带来的黑衣人要更加警惕的看好她的动作,生怕一个不小心的反击,恐怕这里要团灭的节奏!然而这些专属类的武器真的能被拿走吗?不过让人想不到的是,李智又突然朝着纱织説道:“你的能力很特殊,有没有兴趣跟我去中土一趟?你知道,现在我的要求可是不好拒绝的哦,对吧,小妹妹!”

这确实无法拒绝,拒绝就意味着死亡,倒是纱织突然发出一声冷笑,没有任何回应,却只是以这种冷淡的态度代表了她的答案,然而这时反而是七夜杀忍住自己想要宰掉这些人的冲动,替为解释道:“你个想法也真够有趣,我将我的武器交出来,也是死路一条的对吧?先不説别的,你要威胁纱织的话,倒是先想到怎么样限制她的能力啊,也赌不赌得过,她能够在毒箭射中我的时候,将我带走呢?团灭你们,只是一件简单不过的事情而已,臭虫!我妥协,只是因为我最重要的人,现在还不能够再有什么差池,而不是我不敢正面跟你们拼,什么剧毒都没关系,你能毒杀我之前,我也绝对会出手干掉你。”

完全就没有被威胁到的意思,就算面对着这些黑衣人所有的锁定都是七夜杀自己,她根本就不在乎,甚至是有种一拍两散的疯狂冲动,因为不是这样做的话,对方便会压住她们的气势,一直在不断的威胁和索取,致使,李智没有再多説其他话,只是吩咐了一下,让身边两个人上前去拿走七夜杀扔出来的武器。

然而这个时候,封住陈大伟的冰块突然发出了剧烈的“噼里啪啦”的响声,从而引来的,则是他握住的某样东西的手中,发出更加炽烈的湛蓝光芒,一度的让大家都刺眼到无法直视的感觉,李智紧张起来,一下就随便指挥,让自己的部队开始放箭射杀七夜杀,别的先不説,拿走这人的武器那就绝对要灭口的节奏,只是毒箭快要射出来的时候,时间就像被定住了一样,所有黑衣人的手指都卡在同一个位置上面,几乎谁都没有将毒箭从机关里面发射出来,七夜杀眼见是机会,本能的想要用夏蝉将这些人都解决掉,却是听到了一把阻止的声音响起。

“不要这样做,这些人的生存意识比起我的控制,更出自本能,在他们被你杀死之前,那个发射的动作也会在瞬间完成,被包围的我们,是谁都逃不掉的。”

这是,陈大伟的声音吗?但感觉有diǎn不一样的变化存在?不説是李智,就是游南风都有股像见鬼的感觉看着沐浴在湛蓝色光芒之中的这个人,就像是彻底没事一样的复活在大家眼前,伤口呢?现在要命的连伤口都彻底不见了!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离谱奇迹?

“现在迫不得已的使用了这种能力,才知道要命的难受。”陈大伟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但其他人并不知道他説的难受到底是身体还是别处,只是见到他的复活之后,整个人反而一脸苦瓜样的表情,何况这声音又好像有diǎn不对劲的感觉,就像叠合了另一把声音在説话一样。

李智确实是一副见鬼的感觉,冲着身边的人喊着几句都没有半diǎn反应,随后他就忍不住直接自己拿出机关毒箭想要朝着陈大伟身上射出,只是他这样做之前,反而身边两个黑衣人,调头将目标锁定了他,让其不敢再乱动,而是发疯般朝着陈大伟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这都是怎么回事?”

“不管怎么説都好,就算我们现在放过你,只要我去冒险者公会告发你所做的事情,就足够让你被世上所有人追杀致死,或者现在就被我们杀死算了。”陈大伟根本就不想回答李智任何问题,只是对方这个男人还真是有diǎn骨气的,直接冲动起来就想要扣动机关,将毒箭射出,只是在他动手的时候,身体却是一diǎn都无法再动弹半分,而迎来的是,却是陈大伟貌似更加难受的捂住自己的胸口,却没有半diǎn叫痛或者**。

“不杀你也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吧,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墓穴的?”随后他又再度擅自发问,简直成了另外一个人的感觉,就算是陈大伟身边的其他人都认为自己是不是看错人了,而李智也算是彻底溃败了,不明不白的被击败,所有优势全部被扭转过来,干脆连理解都不能就接受了这种事实,那现在,对方真是会放过自己吗?一想到如此,他便是好笑的应道:“告诉你无妨,这个墓穴的事情,后一半是我算出来的位置,而在前一半,则是我在中土的星宫里面,偷听到的,当时只是知道西黎这边有个墓穴的位置,有人説,门可能会在这几年之内就被打开,所以我逃出星宫的时候,顺便投靠叶苍龙就计划去找出这个墓穴出来了。”

“就这么多?”陈大伟好像有diǎn不太相信,应该不止是他这样认为,只是李智却也自知难以圆话,无奈的説道:“事实的确是这样,里面是什么东西我都不清楚,只是知道,门会被打开了,需要一个合适的人去解放里面的东西出来,就是这样。偷听的东西,你认为我能知道多少?”

只是没多一会,在李智以为就这样会被杀掉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自己能动了,只是紧接着,脑袋里面也是一片空白。而同时陈大伟也松下一口气来的样子,之后才説道:“不管怎么説,诺言一类的事情我不能食言,放过你一次可以,只是这种毒箭的制造方式,给我忘记了吧。”

忘记?李智现在就像是被彻底洗脑一样,突然间就以一种奇怪的疑问目光望着他们一帮人,然后更离奇的对着陈大伟问了一句:“对不起,你们是?”

真是忘记了?这都是什么样的怪事啊?然而不想,这句话迎来的,却是陈大伟再也忍不住的吐出了一口大血出来,喷的满地都是,随后直接就双脚发软无力的往着一边倒下去。

问题是,这究竟是发生过什么特殊的事情啊?

等到事情真的完整解决之后的一天,突然复活又突然有着不可思议的能力,之后的陈大伟只是给了大家一个奇怪的解释,那便是,他在自己死之前,成功激活了凝聚徽章的能力,并得到了认可,顺利代替了焚天,成为新的皇家骑士了。

“这不是自身能发动的能力,而是我跟大家所有的感情牵绊,大家的心意全部凝聚到我身上的时候,才能激发它的真正能力,很早的时候我就估算到这种能力的使用方法,但过于强求这种能力,反而会变成一种欺骗,是凝聚不出这种能力出来的。不过那个时候确实是最后的赌注,我压上了唯一的可能性,赢了,就因为一帮人的心意,而死不去了。”

死不了没关系,凝聚的能力也确实不是自身能发动的,而是通过其他人的思想和心意一并传达过来才能汇聚彷如奇迹的能量,但问题是,那些特殊的控制人手段呢?这种能力几乎都逆天了对吧?

“不是的,这是凝聚的反面能力,前代凝聚骑士也是一直使用这种能力,强行控制一些人成为自己的‘朋友’,并且能够改写对方某些记忆信息,可是一旦这样做的话,会有股让我难受到异常的感觉充斥着我的身体,所以,这种能力虽然是有效,但最多是在关键的时候才会用的,要不是刚复活过来,我也不一定能够挨得住那种难受的折磨,所以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何况,控制人心,也不是我这种人该做的事情对吧?”陈大伟再次给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给七夜杀听,对比起其他人可能会不闻不问,只有这个某种意义上,是真正的家人才会如此紧张的询问着各种方面的事情,而且,没有半diǎn尴尬的情况。

“不过要是这种复活能力就是凝聚这个能力,那也太掉价了,虽然是及时救了你!”七夜杀略带些不满的説了一句,不过很快她又是笑着起来,一脸自傲的笑道:“想不到当初被你打败的人,居然又被你继承了他的全部,而且我现在还是一位皇家骑士的姐姐,这感觉真是不错啊!”

“能力方面真不晓得真正的凝聚之力是什么样的,汇聚大家的心意,而让我复活这一diǎn,其实已经很好用了,只是比起来,真是当上皇家骑士,后续的事情才是一大堆麻烦的,要是暴露了,我们不可能再继续隐瞒炼金堡垒的真相,死去的皇家骑士也会引发起很大的轰动,要是我有真正的实力来dǐng替也是好事,这次或谢是运气好一diǎn罢了!”这些事情,就算现在不説,以后都要处理的,不过説到实力方面,七夜杀却是真心的説了一句话来:“你已经很强大了,真的,只是继承这个一个名字而已,不要担心太多,我,还有我们永生的其他人都不会让你出事的。”

这diǎn倒是无法否认,七夜杀已经为自己做了足够多了,是真正意义上面的姐姐,虽然年纪比自己小,身高也是,但否认不了她一直守护着陈大伟的心意,只是不想,她最后又爆出了一个惊人的事实出来。

“我説,你跟k-2那家伙到底是怎么认识的?我听黑猫説过,他在天守山的时候,也是一直暗中守护着你啊,现在也是!”

“k-2?”面对七夜杀突然冒出的问题,陈大伟有些措手不及的发愣了好一阵,之后他反问一句:“是代号2的王者?这个不是你説一直都不知道他是谁来的吗?怎么,他来过了?”

“看来你精神状态还有diǎn问题啊!在墓穴,还有谁帮过你的?”七夜杀再度diǎn明白了这个答案,陈大伟一下就想起来那个操控元素相当厉害的人物“新”,可完全没想到的是,这个人居然就是“k-2”,位居古娜之下的第二位王者?问题是,看奥斯丁的样子,新的身份明显不比皇家骑士要差啊!一想到这方面,他虽然搞不出清“新”到底是有什么目的,但还是跟七夜杀重diǎn的交代道:“七姐,这个问题,以后就不要随便在外面説吧,你不是説过新一直在执行着某种特殊的任务一直没有回家过,就是你都认不出来吗?他现在暴露出身份给我们,但并不代表他的任务是已经完成了,综上一些考虑,他的身份秘密,我们两个还是暂时保密吧。”

“这个我懂!”七夜杀diǎn了下头算是应是,之后两人又谈了不少事情,包括叶青的事,陈大伟已经尽量的帮其拉低了不少仇恨,知道这位姐姐真的答应自己不会找上叶青报仇为止,两人的谈话才算是结束!

最后,等待陈大伟的,还有特别的两个人存在,游南风,以及欧阳宇雄,他们的出现,也算是意味着在不久之后,陈大伟又得亲自一个人踏上一段新的旅程了!

南京新协和医院医生
石家庄九州皮肤病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不孕不育预防方法
黑龙江治疗男科医院
汕头做人流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